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防盗章,明天7点前更换】守云说:“这种西药少吃为好,对身体的损害非常大。万一怀了孩子没留意,吃多了要坏事的。”

    南钦笑着啐了一口:“小孩子家家,懂得还真不少!”

    “这是常识问题嘛,又不是多高深的学问。那时候没有学医可惜了,眼下这模样,只有去做小学教员了。”

    她们姊妹极力的东拉西扯,南钦知道她们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可是良宴干的这些事像刀子刻在她心上,什么爱与不爱,突然显得那么渺小。她无依无靠,在楘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做丈夫的行事太乖张,她头一回觉得自己孤苦伶仃。这点自怨自艾的情绪无限扩大,把她整个兜拢起来,就像困在了网子里,激昂过后便再也提不起精神来了。

    她站起身,扶着额头道:“我头痛得厉害,实在坐不住了。反正接下来没什么要紧事,我就先回陏园了。”对雅言道,“你帮我同姆妈告个假,德音回门那天我早些来。”一手在守云肩上按了下,“洪参谋的事我放在心上了,和良宴说不着,我找俞副官也是一样的。”

    雅言和守云对看了眼,这不是个好兆头,连话都说不上,看来接下来有场轩然大波吧!雅言再想劝,又有些无从说起,只得追着送出来,嗫嚅道:“你不和二哥一道走么?夫妻两个还分车,外面有很多小报记者的。再说自己不看紧,被别人巴结了去……”

    南钦带了点嘲弄的口吻:“我信得过你二哥。”

    “是吗?”门里出来的人接了口,也不看她,拧着脖子望那一片雾海,曼声道,“能让你这么信任,真是我的荣幸。”

    南钦没有理会他,她越来越不耐烦在人前同他装恩爱。以前彼此都看重面子,即便貌合神离也会顾忌外界的反应。可是现在良宴变得让人捉摸不透,有时候做了残忍的事尤不自知。南钦终于开始怀疑他们的婚姻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然而想起南葭,又怕她们姊妹相继落入这个怪圈,消息传回老家让人戳脊梁骨。这点挣扎也只能是想想罢了,转眼就被强行压制了下去。

    “去把车开来。”良宴的脸色也很不好,一头吩咐俞绕良,一头伸手来拉她,“今天我来给你做司机,你要上哪里我送你去。”

    他扣得她很痛,南钦甩了几下没有甩脱,两个人一路拉拉扯扯下了台阶。

    车来了,他把她塞进去,自己坐进驾驶室,一踩油门,很快使离了大帅府。

    这个密闭的空间只有两个人,南钦闻得见他身上的酒味。她转过头看窗外,雾气太重,开着车灯也只能照亮很短的一段距离。还好一路都有路灯,倒不至于寸步难行。但是他把车开得飞快,这让她感到恐惧。

    看不见前路,四周森森然,像在海里行驶。虽然他车技不错,几个弯道也兜得驾轻就熟,但是南钦心里慌得厉害。突然车轮轧过一块碎石,车身猛地颠簸一下,几乎把人抛到了半空中。她从来不具备冒险精神,如此前途未卜的事实在是考验她的承受力。她心头憋着火气,拔高了嗓门呵斥:“你疯了?这样子多危险!”

    他抿紧了嘴唇,两手下死劲扣住方向盘,把指甲勒得没了血色。突然刹住车,颤着声问她:“南钦,你告诉我,你和寅初在外面都说了些什么?”

    南钦窒住了,这么大的雾,他派人跟踪她么?虽然她行得端坐得正,但是被人像特务一样盯着,也是对她莫大的污辱。她寒着脸靠在椅背上,对他的不满空前的大,但是仍旧不想让他误会,耐着性子告诉他:“我们没说什么,他和南葭离婚,我关心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良宴盯着她,目光阴冷,“雾天都能遇上,你拿我当傻子么?你们是约好的,是不是?白寅初刚恢复自由之身就蠢蠢欲动,非要逼我对付他,那我就不客气了。”

    对她说这样尖锐的话实非他所愿,因为在乎,他草木皆兵。还有一些他无法言说的担忧,他不知道白寅初有没有对她坦白,这才是最让他惧怕的。南葭这人既荒唐又残忍,她临走给他挂的那通电话,把她一直隐瞒的事情告诉他。当初之所以送南钦出国,发现南钦偷偷喜欢白寅初还是其次,真正让她惊慌失措的是寅初。他平时很忙,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留连在家。他替南钦添置衣物,带她出去吃饭看电影,最致命的是他一直上锁的抽屉某天忘了关,里面居然藏着南钦的照片。

    鲜花一样的女孩惹人怜爱,如果放任不管就会出事。所幸南葭的行动够及时,她把南钦送出去,对寅初隐瞒她的行踪,可是不能改变他们曾经两情相悦的事实。也许只剩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就差那么一点点更让人牵肠挂肚不是吗?良宴不知道南钦究竟爱不爱他,他用婚姻捆绑住她,也害怕万一他们旧情复燃,她就会弃他于不顾。所以知道他们私下见面,他醋海翻腾不能自已。不管他在楘州怎样呼风唤雨,终究控制不住她的心。她一直有些怕他,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来不平等。现在寅初离婚了,他隐约觉得自己的婚姻也受到了威胁。白寅初不过是个小小的商会会长,他动动手指就能让他永远消失。真要到了这一步,他也不介意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南钦听他一番话,只觉得他不可理喻。这车子就像座孤岛,她想避让都无处可躲。她讨厌他拿权压人,尤其是这样莫名其妙的迁怒。她低着头不说话,看见腕子上的手镯,心里的悲凉和气愤交织在一起,冲得她眼睛泛酸。她努力把委屈憋回去,自己去解手镯的搭扣,一面道:“你瞧谁不顺眼要对付谁,那是你的权利。可是我希望你不要动寅初,他是个好人,也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我们之间闹到今天这步,不是别人造成的。到底是为什么,你自己知道。”

    奇怪那机簧一直打不开,足金的东西确实软,手镯几乎被她捏得变形,却怎么都取不下来。

    良宴冷眼旁观,半晌才道:“你的意思,错都在我?”

    “难道不是吗?”南钦烦躁透顶,不想同他废话,咬牙切齿地扯那镯子,费尽力气也没能成功。她突然失了耐心,又急又恨,呜咽着在车门上砸,“为什么取不下来!为什么!为什么!”

    她这样癫狂他是第一次看到,慌忙去抓她的手,才发现她脸色白得吓人。她还在挣,他倒被她唬住了,用力控制住她,自己心里也不受用,厉声质问她:“戴着我送的东西就这么难以忍受?非要毁了它你才痛快?”

    南钦却自动忽略他的话,把手递到他面前,带着卑微的姿态央求他,“良宴,你帮我把它打开,我不想看见它。”

    他心里恍惚升起一簇快乐的火苗,他当然留意到卿妃的手腕,是不是南钦误会了,所以才会这么闹?他把她的手捧住,两眼灼灼看着她,“南钦,你听我说,这镯子我早就预定下了,一直没找机会去取。卿妃那个我也看到过,当时这款设计出来,我在几个同款中间挑选,最后选定它,和卿妃那个没有一点关系。你是不是因为这个生气?”他小心地观察她的脸色,“是不是因为这个吃醋?”

    南钦是抱定了不哭的宗旨的,可是他戳到她的痛处,她就有些忍不住了。真的是她误会了吗?怎么有那么巧的事?他们是老相识,买的东西都这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