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科考之后婚事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进入贡院,一进去就发觉的确是布局严谨,公堂、衙署都显得格外高大森严,门内有牌坊,东为“明经取士”,下边则是“为国求贤”,只是考棚显得十分简陋,各个都差不多。

    贾攸苦笑,这倒是难得的公平了。在小吏的带领下,贾攸来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号舍,虽然十分简陋,但是好在离茅房还算远,可以看到,一个被分到茅房边上的“粪号”的考生早已脸色发青,想到这个倒霉蛋接下来还要在这里呆个九天,贾攸不禁心中对他有些同情。

    待看见贾攸进了自己的号舍,那小吏便离去了,贾攸看着这间狭小的号舍,苦中作乐想到:至少还算干净。好在他自幼在先生的教导下,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都自己完成,倒也有些动手能力,只是粗粗打扫了一遍,看着亮堂些的号舍,心情总算是好些了。

    不多久,又有小吏沿着考棚一间间地发下来了卷子、题目,几张稿纸,每个人都发了三根蜡烛,这是为了考生晚上准备的,不过贾攸可没打算晚上挑灯夜战,以来是怕贡院提供的蜡烛质量并不好,就怕灯油污了考卷;二来也怕自己不小心,烧着了可就有乐子看了。

    看了下题目,好家伙,贾攸一乐,竟是自己似曾相识的,运气不错,考前先生出了一道差不多的。其实八股取士说难也难,不难也不难,关键是要找出窍门,例如八股,最要紧的便是破题,这就好像高考作文,抓住中心思想一样。当然,八股肯定是比高考作文要难的。

    会试是三天一场,连考三场,贾攸可算是吃尽了苦头,好在他的身子骨打熬的不错,心理素质也比较好,倒也挺住了,是自己走出的考场,许多身子不好的考生,勉力完成了考卷,几乎是被里边的小吏架出来的。

    但在狭小阴暗的号舍之中呆了整整九日,每天吃的真正是粗茶淡饭,又不能沐浴,再加上考试十分耗神,饶是贾攸已经算是好的,出来之后也不免面带菜色,十分狼狈憔悴。

    在贡院外头守候的心砚看着自家三爷出来,面色憔悴,不由被唬了一跳,忙上前去搀着,贾攸也没拒绝,实在是累了啊。

    在心砚的搀扶下,贾攸拜别了刚出场的两位好友,见他们都有人来接,方上了自家的马车,早有下人备好了一盅人参炖鸡粥,贾攸也不客气,接过来一饮而尽,腹里方觉得暖洋洋的,感觉好多了。

    回到府里,正想要勉力支撑着去给自己的父亲母亲问个安,心砚却道:“三爷,老爷太太今儿个吩咐了,嘱托你先歇息,等恢复精力了再去请安。”

    贾攸闻言也不客气,回到自己的院子,早有家人备好了热水,狠狠地洗了个澡,换上衣服,躺倒床上,竟是一沾床板就睡着了。

    他这一睡,竟是整整睡到了第三天的中午,贾母都有些急了,生怕自己的宝贝儿子出什么问题,火急火燎地请了大夫,好在大夫说只是累极了,等他睡醒了待好生养上几日便好。

    贾母这才放下心来,又埋怨代善,儿子这才十六,竟是就逼着他去考试,真真狠心。

    代善苦笑,心道,他何尝不疼爱自己这个老儿子,只是自己的身子却是不好,再加上阿佑这孩子,看上去脾气好,但是认准了的事情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只是这回的确吓着他了,暗道,最好一次就能考上,否则,还要再吃一次苦呢!

    好不容易等贾攸醒来,旁边的丫鬟小厮们纷纷围上来,递帕子的递帕子,送水的送水,忙成一团,算是把贾攸服侍好了。

    贾攸见了母亲,安抚了她的情绪,只道自己无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