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4.第194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玄乙并没有想到,那些自由自在的共处时光真的拖到了很久很久的以后。

    兴许因着她毕竟不是真正刚出生的烛阴龙神,自第一片龙鳞长好后,剩下的龙鳞长得比以往要快数倍,只花了一万年不到便重新长满。

    紧随其后,便是望舒神女的邀请。

    那也是玄乙最后一次见到她,在秋日文华殿浓香四溢的金桂树下。曾经冰姿超逸的望舒神女憔悴了无数,耳畔竟有白发丛生。

    她这样憔悴,该不会是为了飞廉神君罢?玄乙想了想,终究没问出来。

    将神印交给玄乙后,望舒神女仿佛卸下了什么重担,轻道:“总算把公主等来,我可以离开望舒宫这个伤心地了。”

    见玄乙静静看着自己,她面上便露出一丝郁郁寡欢的笑:“飞廉活着的时候,我全无心思。他为救我而陨灭了,我却又天天想着他。公主,我如今很羡慕你能与爱侣两情相悦。好好做望舒,告辞。”

    ……意思飞廉神君陨灭后她才动了情意?那她一定是天下第一伤心者。

    玄乙默然望着她清瘦的身影消失在文华殿外,此时想起很早以前那个满头白发乱舞脾气暴躁的飞廉神君,忽又觉得他也没那么可恶了。

    在文华殿任职的太尧将望舒的上任手书交给她,含笑道:“小师妹,望舒驾月素来需有飞廉神使在前引路,不过望舒神女这些年一直拒绝任用新飞廉,眼下一时半会儿也挑不出合适的,何况……这桩麻烦还是交给望舒宫那些神官们,你不必担心,先去替三足银蟾神力灌顶罢。”

    上回去望舒宫,是还在明性殿的时候,许多年过去,这里还是老样子。

    玄乙在外间大殿里绕了一圈,四角的巨大花盆内原本装满了飞廉神君的月砂,而随着他的陨灭,月砂也没了,花盆里空荡荡的。

    对了,她和扶苍在这边近身肉搏过,她的辫子被他拽住,他的下巴被她咬破,还在胸口踹了无数脚。

    那会儿他还是“睚眦必报”的华胥氏。

    女神官们将她引入大殿之后,却见地面上所铺的长砖赫然呈黑白二色,长长延伸了一段后各自分开,黑色砖路通向一座通体漆黑的殿宇,白色砖路则通向一座好似幽淡月光堆成的苍白殿宇。

    宽敞砖道分叉的尽头处,是一扇巨大无匹的宫门,女神官们恭敬地给她介绍:“望舒神女请看,这边的长夜宫乃是飞廉神使居处,此处月华宫便是神女以后的起居处了。这扇门后便是三足银蟾所居之处,神女为之灌顶后,它便会依附神女的阴寒之力而生。望舒一职并不难,每日酉时中驾月而出,卯时中驾月而归,三足银蟾生性顽皮,神女不叫它从车上跳下去就好。”

    忽听这位新上任的望舒神女懒洋洋地问道:“你们还没告诉我,驾车怎么走?从哪儿到哪儿,要走多快啊?”

    女神官们笑道:“这是飞廉神使的职责,无需神女操心。”

    不是说还没有新的飞廉神使么?玄乙懒得再说,反正等会儿天就黑了,月亮出不去不怪她。

    住着三足银蟾的巨大宫殿被开启,通体幽蓝的宫殿内,全无他物,只有一座数丈方圆的青玉池,池内幽光流肆,竟盛满了月华之精,三足银蟾月亮在里面蹦来蹦去,似是察觉到玄乙身上阴寒的神力,它立即欢快地朝她蹦过来。

    长得再怎样干净剔透漂亮,它还是一只蛤蟆。玄乙嫌弃地一手掐住它脑袋,将神力灌入后赶紧取出帕子擦了擦手,倍受打击的月亮虚弱地沉进月华之精里,它难得想静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