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之星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白昼降夜!

    本该在几个时辰后才降临的夜色突然笼罩了天空,仿如一面黑布,更如倾倒于水中的墨晕荡了开来。不过片刻时间,天地间不见了白云、不见了艳阳,漆黑不见五指。

    这一幕惊骇了世间,惊骇了世间所有人。然后,世间人的惊骇变成了惊恐,无以复加的惊恐,因为有光出现在了人们的瞳孔,那是来自天穹的白光。

    有一道光,出现在了漆黑如墨的天际,然后,有一道道光出现在了天际。那光,纯白之色,却并不刺眼,相反,仿似拉长了的水滴形的光,煞是美丽。但如此的美丽,却并不为人们所欣赏,因为每个人都知道,那绝不是天地为世人奉上的一场盛宴,那绝对是一场灾劫。

    那自然是一场灾劫,那是“星坠”!

    但“星坠”却并非真正的星坠,那是人降,是人在降落!

    有人在降落,有数不胜数的人在降落,没有人能数清那到底是多少人,没有人能数清那白光到底有多少道。人们恐惧着星坠,却有人在等待着“星坠”,自然也有人在迎接着“星坠”。

    恐惧的人们,当然是那些不知星坠乃是人降的人。

    迎接的人们,当然是那些提早一步降落于凡尘的天上人。

    而仰头望天等待着“星坠”的人,则当然是那个站在屋顶,紫衣如花白发胜雪,面带疯色,眼中瞳孔满是诡异幽光的人。那是一个少年,一个一路行来,已几近疯狂入魔的少年。

    少年站着屋顶上,站在满地绚烂的金色花海中,迎着白昼中的夜色下的风,迎着那从城外弥漫入风中的血腥。他的手中有着弓、他的背后有着扇形展开的数把剑,他的周围有着九面流光异彩的菱镜漂浮。他在菱镜中,嘴角带着诡异的笑。

    他笑着,望着那一道道蓦然出现于黑夜,在经过了急速下坠后又无声无息潜入夜色中的白光,嘴角喃喃之声入风,冰冷了满城春意,“终于啊,终于是全部都要来了。我不上天,你们下地,其实都一样,反正都将血流成河。”

    他的剑在背后嗡鸣,他的镜在光芒闪烁,他的心在将欲饮血,而他的弓正在嗜血。他的左手缓缓抬向天空,他的右手缓缓扣住了弓弦,拉开了弓弦。他的手中无箭,但却有一柄断剑。他以剑作箭,对向了那一道正对着头顶而来的白光。

    白光自天而降,白光自地而起。

    有弓弦颤响,声响七次,却只有一箭射出,却并非六次弓空,而是那一把由黑色双刀组合而来的黑弓在拉开至满、至最强,会有七声锵然。

    锵然之声刺耳,以剑作箭的“箭矢”之声刺耳,刺耳的箭矢之声入风,化作如厉鬼的呜咽,一路呜咽向那从天而降的白光,速度之快,于天地之间笔直的拉起一道隐隐可见的箭道!

    白色的光撞向白色的光,细小的白光撞击向偌大的白光,却蓦然撞击出了一片鲜红。那鲜红疯涌、四散,霎时间在半空中盛开成了一朵偌大的鲜艳红花。那是鲜血,从偌大白光中绽放而开的鲜血,那是白光中天上人的鲜血。

    鲜血绽放,白光在鲜血中穿梭,那一箭、那一剑,却是去势丝毫未减,竟是在穿透过盛放如花的鲜血后转了个弯,如一条白蛇拖起长长的蛇尾扑杀向了最近的另一道下降的白光。

    白光满天,鲜血自然漫天。一道道偌大白光中喷溅四散的鲜血飞洒如雨,洒落地上,染红了地面、染红了屋瓦,染红了站在屋脊上的那一头白发。

    白发在风中飘扬,轻洒下才沾染上发丝的鲜红。

    白发在风中飘扬,轻拂过染上了鲜红的衣袖。

    衣袖飘荡在肩侧,手缓缓摇动在袖中。少年抬起的右手在缓缓摇动,并指如剑的食指与中指在缓缓摇动,摇动着那一柄在半空中的断剑。

    他的手指指向了一道下降的白光,他的断剑便会穿透那道白光,而他会看着那道白光中纷飞的鲜红轻笑,让人不寒而栗的轻笑。他笑着、数着,数着那一个个想要落地却再也没机会落地,或者说再也没有机会活着落地的人,“一个、两个、三四个,五个、六个、七八个。哎,想来这数数也会数到舌抽筋啊。不过呢,但是呢,痛苦并快乐着啊。”

    有大风起,无大雨至。有满城民众的惊恐声在大风中颤抖,却有大笑在大风中放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