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零七节 河西!河西!(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祁连山上,雪花飘飘。 x更新最快

    远方的山巅,古老的冰川巍然不动。

    凝视着数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前的冰川,呼衍当屠向前踏出了一步。

    沾满了鲜血的靴子,在雪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暗红色印记。

    此刻,山峦上下,厮杀声连绵不绝,一如当年。

    只不过,角色要对换一下。

    当年的政变主力之一,且渠氏的男人和他们的奴隶,此刻已经溃不成军。

    在汉军对居延施压后,且渠且雕难就带走了且渠氏族的主力万骑,只在祁连山和附近留下了不过三千多兵力这三千多人中还有差不多两千,在这次政变之中倒戈。

    而此番政变的主力,则是来自祁连山周围五百余里的羌人和卢候、若卢、休屠等部。

    说起来也是好笑。

    孪氏的单于要夺回自己的权力,竟然只能依靠那些过去的附庸和奴隶甚至是敌对势力。

    握着马鞭,呼衍当屠也不知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但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趁着隆冬大雪封山之际,夺回祁连山,扶立于单,然后立刻与汉朝达成协议,引汉兵入河西。

    这叫做借师助剿。

    至于,汉军来了会不会就留下来不走了?

    这却是管不了!

    有一点,呼衍当屠可以确信:汉朝军队和他们的皇帝必然不会拒绝来自他和于单的好意。

    汉朝的文官士大夫们也不可能对他和他的主子见死不救。

    蛰伏这两年,呼衍当屠也读书了,也懂道理了。

    他知道,对于南边的汉人来说,忠义是永远不能无视的高尚品德。

    汉朝有个著名的故事赵氏孤儿,说的就是忠臣义士,于危难之间扶保幼主,受世人称颂的故事。

    “杀!杀光所有忤逆的且渠氏逆贼!”呼衍当屠抽出腰间的长刀,下令:“今日必须控制整个祁连,然后收拢兵力,向汉遣使、求援,借兵!”

    元德九年冬十月丙辰(初九),故匈奴左大将呼衍当屠与河西羌七部、休屠部、若卢部、卢候部于祁连山发动政变,血洗祁连山,将留守祁连的且渠氏族、当阳氏族等且渠且雕难心腹部族斩杀殆尽。

    所有高过车轮的男人,统统被杀!

    祁连山流血三日不止。

    但是,因为风雪之故,外界根本不知道祁连山发生了变故。

    掌握了祁连山后,且渠且雕难立刻率诸部头人,于祁连山北麓举行祭天大殿,申斥且渠且雕难和折兰王的种种背信弃义、忤逆之事,并恭迎西匈奴单于于单。

    ………………………………

    合黎山以西五十里,弱水河畔,汉军甲塞。

    此地,原本是谷羌的一个营寨,地势险要,控扼弱水,在去年秋季,人击破盘踞在此的谷羌一部,尽掳其民,然后汉军在此建立一个小型的要塞,并在整个秋天不断坚固和扩建,并将之命名为甲塞。

    意为汉军前沿第一座塞城。

    经过数月的加固和扩建,甲塞的防御如今已经有模有样了。

    塞中建有三座烽燧台和两座箭楼,城墙也足有一丈多高,足可抵挡敌人的奇袭。

    塞中更驻扎了一个加强的司马部队。

    有一个陌刀队和数个弓弩队,塞内还有数口水井,并储存了足够全司马食用数月的粮草。

    此塞建立后,汉军就牢牢的控制住了弱水中游,并有了窥伺弱水下游乃至于居延泽的能力。

    任何从居延或者其他方向来的敌人,都必须先拿下甲塞,才有可能继续向合黎山挺进。

    不然,留着甲塞之军,等于给自己埋了颗钉子。

    这一日,王安如往日一般,举着千里镜,巡视着广袤的原野,搜寻着可能出现在视线中的任何人或者动物。

    入冬以来,不断有从居延泽逃到汉室控制区的西匈奴牧民和奴隶。

    这些人实在无法忍受西匈奴的高压统治和残酷剥削,于是冒死逃来。

    王安最喜欢这样的人了!

    因为这意味着政绩,也意味着功勋。

    归义来投的人越多,他的功绩与功勋也越多。

    也越受上面重视!

    没办法,未来汉室要开发合黎山、姑臧山,经营居延、河西之地。

    对于劳动力自是多多益善!

    连派出去侦查敌情和打探消息的细作与斥候,也都肩负着忽悠西匈奴部族来投的使命。

    只是可惜,随着风雪越来越大,最近来投的人几乎没有。

    这两天甚至一个人也没有来。

    这让王安有些惆怅。

    望着空无一物的广袤荒野,王安放下手里的千里镜打算回去喝口小酒,暖暖身子。

    但就在这刹那,他眼睛视线的余光瞟到了好像在弱水河对岸,有一个人影在雪地的一个角落里挣扎了一下。

    他连忙举起千里镜看过去,却见一个穿着羊皮袄子的胡人,似乎受了伤,倒在离河岸不远的雪地之中。

    “这该死的西匈奴!”王安暗骂了一句。

    西匈奴国小人少,又面临着汉与北匈奴的军事压力,是以自建立以来,就是以高压和残酷剥削来统治河西。

    据那些逃亡来合黎山的胡人说,在西匈奴国内,从前年秋天开始,单于庭就下令各部每一个邑落都得出一个男丁去单于庭当兵。

    靠着这个政策,西匈奴养起了与其人口严重不符的七万骑兵!(要知道整个河西地区,哪怕算上羌人,其总人口也不超过五十万!)

    为了维系如此庞大的军队,以及单于庭本身的奢侈生活,单于庭只能对下层牧民敲骨吸髓,极尽一切手段来压榨。

    据说,西匈奴国内一个普通牧民的贡赋比起以前翻了三倍。

    去年夏天开始更是直接翻了两倍!

    这意味着大多数普通牧民,一年辛苦所得,还不够缴纳贡赋的!

    但单于庭也不会对他们客气,一旦缴纳不上贡赋,轻则牵走牲畜抵债,重则将该户牧民全部贬为奴隶。

    其中有些甚至还被出口到汉室,被那些商贾买回去带回了国内。

    这些胡奴的价钱相当廉价。

    一匹粗麻布就可以在西匈奴买到一个男奴,若是小奴,甚至可以买到两个!

    想到此处,王安就有些同情,于是对着箭楼里喊道:“张伍长!张伍长!你带人去弱水西岸的北方去将那个胡人带回来……看看能不能救活……”

    这些投奔汉室的胡人,每一个都是非常好的劳动力。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